经济走势跟踪(1835期)中国股市国际化迈出关键一步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08 14:54

经济走势跟踪(1835期)中国股市国际化迈出关键一步

2018-06-08 14:06来源:中国社科院经济所MSCI/进出口/沪深

原标题:经济走势跟踪(1835期)中国股市国际化迈出关键一步

中国股市国际化迈出关键一步

摘要:5月31日周四盘后交易数据显示,中国股市互联互通机制下北向资金明显放量达平时的两倍,意味着不少国际资本已顺应MSCI纳A举措挺进内地市场,A股融入全球资本市场的关键一步即将落地。

路透报道,自6月1日起,随着逾200只股票被纳入国际指数,国际资本将源源不断地流入国内资本市场。虽然MSCI纳A的初始举措仍较谨慎,但未来A股权重的继续提高是毋庸置疑的,国际资本将对A股市场产生更大影响力。“A股成为MSCI指数的一部分,密切跟踪基准指数的投资者将不得不配置A股成分股,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将成为一门‘必修课’。”瑞银资产管理中国股票主管施斌指出。他说,更多的全球投资者及不同的投资策略将进入市场,长期导向和基本面驱动的策略将会更具影响力,市场结构有望改变。中国A股市场由零售投资者主导,而机构资本的涌入有望降低市场波动,让市场更受基本面驱动。MSCI明晟5月中宣布,将于6月1日把234只中国大型股中的一部分个股纳入其全球和地区指数中。这234只A股的初始纳入因子为2.5%,总计占MSCI明晟新兴市场指数0.39%的权重;第二阶段将在9月进行,纳入因子提高至5%。5月31日晚间,MSCI明晟宣布将中兴通讯等五只长期停牌股剔出指数。

从过往经验来看,全球跟踪MSCI指数的被动型基金会在5月31日进入A股市场,配置这些A股成份股以因应MSCI指数成份股的调整。而主动型基金则会根据其投资策略择时配置A股,不必拘泥于加入前最后一个交易日买入。“从北上资金的动向来看,已有不少海外资金提前布局MSCI。”银河证券分析师任承德指出。从互联互通的统计数据来看,5月北上资金的规模已创下单月新高,截止5月31日共计净流入544亿元,超出4月的405亿元,亦超出2016年深港通开通时的盛况。单单5月31日,沪股通和深股通分别净买入36.3亿元和30亿元;今日流入总量合计66.3亿元,这是4月和5月平均单日流入规模的2倍多。分析师指出,这反映一些海外跟踪MSCI指数的基金今日在积极买入A股。沪股通收市前半小时净流入量在逐步缩减,直到尾市五分钟才发生逆转,深股通也有类似现象。申万宏源研究所市场研究部联席总监钱启敏指出,这说明前期抢先“上车”的海外资金,在尾市套现离场。他说,A股市场目前受外界因素干扰较多,本身缺乏上涨动力。虽然MSCI纳A会引入一些海外资金,但预期总体流入资金量有限,估计A股短期仍以弱势震荡为主。此前沪综指已连跌六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达5.3%。

加入MSCI指数只是A股国际化征程的一小步。业内人士预计,未来A股中盘股有望被纳入MSCI指数,纳入因子亦有望从今年的5%提升至100%,但这些都需要时间。毕竟韩国和台湾分别用了接近七年和九年走完全部纳入MSCI的进程。

“未来我们相信会有一个过程,会把A股按照百分之百不打折纳入新兴市场指数里面。”MSCI指数中国业务负责人华楠近日表示。MSCI亚太区研究主管谢征傧指出,若中国继续开放市场,从而A股被完全纳入指数,届时中资股占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权重将上升至超过40%。此外,如果中盘A股也获纳入,往后每两个新兴市场的投资机会中就有一个是来自中国的企业。

不过这一进程取决于中国资本市场对开放的程度以及初期的成效。富达国际基金经理周文群表示,虽然目前外资进入A股渠道开放了很多,暂时也看不到瓶颈,但是对于海外机构投资者而言,毕竟以前从来没有试过,所以初期先用试一下的态度,看看操作起来这些额度是不是足够,某一天操作中是否会发生一些问题。“加入MSCI已是一个确定性的事情,只不过问题在于,未来的步调是什么样的,全部加入还是部分加入。”她指出,长期来说这是与A股市场开放的程度相辅相成的,如市场开放程度越大,对外资限制越少,加入进程就推进得越快。

中国对于海外资本投资A股仍存一些限制,例如外资持有A股公司的股份比例累计不得超过30%;而且沪深港通机制尚不能覆盖全部A股,这都将成为A股被全部纳入MSCI指数的障碍。另一家国际指数公司--伦敦交易所旗下的富时罗素大中华业务拓展总监黄圣融表示,富时罗素去年在评估A股纳入其指数时,认为A股市场还有两个条件尚未达到标准,即外资资金汇入汇出仍存在限制及A股交收清算制度与国际惯例不同。“另外全球投资者很关注的就是A股停牌的问题,现在平均来说A股市场停牌的量还是达到了8%,占流通市值5%,这还是比其他市场要高的。”她并称。

日经中文网认为,中国股市的国际化向前跨出一步,但中国股市国际化尚未成功。A股自6月1日起,被纳入全球投资者利用的“MSCI(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指数”。不过,最初A股占指数整体的比例不到1%,属于“低调开局”。这是因为中国股市仍存在任意停牌等异常的交易习惯。为了推动作为国策的“金融国际化”,中国需要采取更加深入的举措。

根据MSCI新兴市场指数进行投资的资金在全球范围内被认为达到200万亿日元。如果组建与该指数联动的基金,具有能够轻松分散投资全球新兴市场的优点,因此大量投资者利用该指数。为推动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中国一直举全国之力进行游说。这是因为,A股纳入该指数能成为中国“金融国际化”的象征性案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6年将人民币纳入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之后,中国未能在金融国际化方面获得突出的成果。如果海外资金流入A股市场,还有助于推高股价水平。

但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初期占指数整体的比例较小。包括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平安保险等蓝筹股在内,234只A股将在6月和9月分2次纳入SCI新兴市场指数。从该指数整体来看,中国股票的比率仅为0.78%,纳入MSCI指数给A股带来的资金流入额预计仅为不到2万亿日元。考虑到中国股市整体的总市值超过900万亿日元,推高股价的效果似乎有限。据称MSCI方面对中国市场的“疑虑”并未完全消除,这正在产生消极影响。MSCI自2014年开始讨论纳入中国A股,但连续3年推迟。这是因为中国限制来自海外的投资额和资金流动、上市企业任意停牌,MSCI方面将之视为问题。在2015年股价暴跌局面下,中国监管部门采取强硬措施,逮捕了进行做空的投资者等。结果,市场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信赖动摇,股价至今仍未重回2015年的高点。

中国希望吸引海外资金回归,推出了沪港通和深港通,同时收紧了企业停牌的制度。此次A股纳入指数,是因为一系列措施得到积极评价。不过,MSCI打算暂时控制A股的纳入比例,以推动中国采取更强有力的改革举措。此外,顾及环境、社会、公司治理的“ESG”理念在中国也很缺乏。日本大和总研的高级经济学家斋藤尚登表示,“很多企业的大股东是政府,公司治理改革存在困难”。另一方面,瑞银集团(UBS)策略分析师高挺表示,以纳入MSCI指数为契机,外国投资者(对A股)的持股比率将不断提高。预计美国花旗集团和摩根士丹利将继续加强在中国当地的体制。长期来看,中国股市有可能进一步增长。全球投资者正在关注中国股市如何摆脱自身的“异常性”。

(综合信息)

美中贸易战没有赢家

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援引《贸易法》第301条第1974条,调查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2018年3月2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认为,中国实施了不合理的政策和不公平的做法,以获取外国技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其调查结果提出了具有法律效力的指控。但作为回应美国对来自中国的商品进口征收惩罚性关税,既不会对美国经济有利,也不会迫使中国改变其政策和做法。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辩称,中国对外国公司使用了不合理的政策和不公平的做法来扶植自己的高科技公司。首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认定对外国所有权限制和行政审批程序构成强制技术转移的基础。中国的外国所有权限制(如合资企业要求、外国股权限制和投资限制)迫使美国和其他外国公司将有价值的技术转让给中国合伙人,作为进入中国市场的代价。

希望在中国做生意的外国公司也必须得到来自当地、省级和中央监管机构的大量批准。审查过程因为中国政府官员要求披露敏感的商业信息而被视为一种不透明和随意的手段。中国政策实际上在暗示,技术换市场。

《中国制造2025倡议》瞄准了高科技产业。例如,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规定外国公司持有股权不得超过50%,并要求中国制造商掌握整车生产技术。这些措施剥夺了外国公司以通过私人谈判出售专利技术的权利,以及提供独特商品和服务实现全部利益的可能性。

美国贸易代表团办公室还指责中国的对外投资战略加速了美国向中国的技术转移。当一家中国公司收购一家美国公司后,它有权申请在中国运用新收购的技术。但美国贸易代表团办公室的调查表明,中国政府在向航空、半导体、信息、生物技术和机器人等高科技公司投资美国方面发挥了不公平的作用。中国政府直接或间接地,给予符合目标的国有企业(国有企业)享受公共补贴、贷款便利、快速行政审批和税收优惠。

按照美国贸易代表团办公室的观点,高科技战略和政府导向的结合导致了不公平的投资行为。国会和特朗普总统接受了这一观点,这导致了旨在“防范某些类型的外国投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风险”的一项法案的出台。特朗普还威胁执行行动,阻止中国企业收购先进的美国科技公司。

特朗普进一步宣布,美国可能对约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25%的关税,并采取其他报复行动。1333个可能受到关税冲击的产品包括中国出口机械、机械设备和电气设备。这份名单既包括中、高技术产品,也包括大豆。美国也在考虑对中国学生和专业人士的签证限制。

中国反应迅速,于2018年4月4日发布了自己的潜在报复措施:对进口自美国的498亿美元的货物征收25%的关税。这包括中国已经实行的为应对美国对从中国进口钢材和铝关税征收的废铝和猪肉关税。中国的新关税将主要针对来自支持特朗普的州的出口农产品。

第二天,特朗普总统指示美国贸易代表署起草另一份10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清单,这些清单将受到美国反报复关税的影响。中国官员随后扬言“以牙还牙”,“与美国战斗到底”。为了缓和紧张局势,5月的第一周中美在北京举行了一次高级官员双边会晤,但未能达成协议。

贸易战在知识产权问题上不会取得很大进展。如果中美贸易崩溃,两国都将受挫,金融市场将出现恐慌。如果发生贸易战,预计美国2018的全球贸易逆差将达到6000亿美元,这将仅仅是因为美国经济已经放缓。这并不会成为令特朗普政府满意的结果。

单纯针对个别中国公司,特别是强迫技术转让的国有企业的做法成本较低,或许比高额关税更有效。此外,美国不应轻视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乍得·博恩认为,美国单方面行动削弱了国家对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贸易体制的承诺,促使中国在世贸组织之外运作。从长远来看,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特朗普关注的美中双边商品贸易逆差,2017年为3760亿美元。但是针对中国的贸易行动只会把双边赤字转移到其他美国伙伴身上,并使美国付出巨大的代价。只有改变美国宏观经济政策,贸易加权美元汇率和财政赤字才能显著改善美国的贸易逆差。

即使没有贸易战,中国和美国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也会减缓亚太地区的经济增长。亚洲开发银行警告说,两个主要国家之间贸易摩擦的升级可能会挫伤整个亚洲地区的商业乐观情绪。目前,世界经济运行良好,大多数国家都在从中受益。若美中不互不相让将影响世界经济复苏。

(原文标题:No Winners in a US–China Trade War;作者: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Gary Clyde Hufbauer、Euijin Jung;出处:https://piie.com/commentary/op-eds/no-winners-us-china-trade-war,2018年5月21日。)

(李彦松 编译)

欧盟数据隐私新规或制造贸易壁垒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指出,GDPR的实施可能会扰乱欧美之间的合作并对美国和欧盟以外的所有国家制造不必要的贸易壁垒。

不久前刚刚生效的欧盟(EU)隐私条例将迫使美欧企业的经营方式出现巨大改变,我们美国人对此深感担忧。

特朗普政府支持新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以下简称GDPR)的目标,即在保护个人在线数据的同时继续允许美欧数据交换。我们还致力于与欧盟一起努力,将这些新的规定付诸实施。

数据分享规则必须尊重隐私并保护我们的如下共同利益:在维护公共安全并让互联网继续顺利运行的同时,考虑我们所有国家的监管、科学和商业需求。如果GDPR按照目前设想的那样施行,可能会严重扰乱欧美之间的合作并制造不必要的贸易壁垒,不仅对美国而言如此,对欧盟以外的所有人也是如此。

美国繁荣是因为它有一个开放且富有开拓精神的社会,这个社会鼓励创新并拥抱技术进步。我们认为,消费者因享受着美国企业创造并推向市场的数字产品和服务而受益。

事实上,遵守GDPR需要付出巨大代价,尤其是对于中小企业和消费者而言——他们依赖数字服务并可能会由于GDPR丧失访问权和选择。为符合新规要求,美国企业已投入巨额资金。但即便企业修改其隐私政策以符合规定,很多不确定因素仍然存在。

GDPR为私营和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公共实体带来了严重且不确定的法律义务。我们对于需要做什么才能符合规定缺乏清晰理解。这可能会扰乱欧美之间在金融监管、医学研究、应急管理协调以及重要的商业方面的合作。它可能会威胁大西洋两岸的公共福祉。美欧金融服务监管部门的许多重要活动可能受到阻碍:例如,目前还不清楚,欧盟监督机构能否与美国分享有关合规测试以及其他监督的信息。

制药企业可能无法向美国当局递交涉及欧洲患者的药物试验医学数据,这可能会延误新的救命药的审批。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在应对埃博拉(Ebola)等疾病爆发时与欧洲疾病防控机构的信息分享可能受到限制。美国邮政服务(USPS)认为,新规将阻止欧盟邮政运营商向其提供其处理送达邮件所需的个人数据。

GDPR对访问互联网域名注册公开数据的限制,还引发了执法和知识产权方面的担忧。我们预测,企业要么会彻底停止提供域名Whois查询服务,要么会让访问这些信息变得困难。这可能会阻止执法部门查明那些传播恐怖分子信息、支持恶意僵尸网络或窃取IP地址的网站的幕后主使。

我们需要权衡这些重要的活动与隐私方面的关切孰轻孰重。这些活动对于在互联网上构建信任、保护基础设施以及保护公众至关重要。我们对隐私的尊重不必以牺牲公共安全为代价。

我们必须找到在不制造不必要的壁垒的情况下实施GDPR的方法。隐私是一个重要且刻不容缓的问题,但这个问题也很复杂。关于如何实施GDPR的指引太过含糊。欧盟当局必须拿出更清晰的规则以及更可预测的监管环境,以支持投资和创新。我们请求欧洲当局快速采取行动,以便GDPR能妥善实施。

(FT中文网,2018.6.4)

印度巩固全球增长最快大型经济体地位

印度经济在第一季度继续复苏,实现了7.7%的年化增长率,巩固了其全球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的地位。

5月31日公布的政府统计数据显示,印度首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幅较上一季度高出0.7个百分点,延续了去年夏季以来增长加速的势头,当时经济增速降至5.7%。2018年前3个月增速再度加快表明,印度已经告别了“废钞”实验以及实施全国商品和服务税的双重冲击。印度在2017年第4季度超过中国,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英迪拉·甘地发展研究所(Indira Gandhi Institute of Development Research)的阿希玛·戈亚尔(Ashima Goyal)教授说,“这是一种稳步的改善,但没什么太壮观的迹象,得益于私人部门的需求有所复苏。”经济增长反弹给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带来提振,他必须在接下来的12个月里召集大选。一年前,莫迪因其经济管理方式受到抨击,在截至2017年6月的3个月里,印度经济增速降至5.7%。经济学家们指责他发起了一场破坏性的“废钞”实验,并且搞砸了新税制的实施工作。专家们表示,最近的数据显示,印度经济已在去年遭遇种种问题后反弹,但指出,上季度很大一部分经济表现改善得益于公共支出增加。首季公共行政支出增长了13.3%。

(FT中文网,2018.6.1)

人民币强势让中国央行放松管制

考虑到人民币保持韧性,中国央行似乎有意让市场力量在汇率形成机制中扮演更重要角色,并谨慎允许更大规模资本外流。在新兴市场货币大幅贬值之际,中国的人民币一直是个明显例外。

虽然自3月下旬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下跌2.7%,但由于其他新兴市场货币的贬值幅度更大,在此期间人民币对贸易加权一篮子全球货币升值1.6%。

贸易加权基础上的汇率强势,解释了为什么中国人民银行今年坚持不干预的做法,尽管它以严格管理汇率出名。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5月表示,该行已有近一年没有干预汇市。中国外汇储备在此期间保持平稳的事实,也支持这一说法。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驻香港的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表示:“中国央行似乎决心让市场力量在决定(人民币)汇率方面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中国央行可能只会偶尔干预外汇市场,主要是为了防止过度波动。”但分析师们表示,面对美元走强,人民币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货币的韧性可能难以维持,同时中国央行可能也会支持适度贬值。

第一个压力是中国经常账户恶化,第一季度的赤字达到280亿美元,这是自2001年以来的首次。经常账户赤字表明跨境贸易正在造成外汇净流出。

分析师们表示,人民币贬值前景的部分原因是,过去一年人民币对贸易加权一篮子货币升值了5.8%,这削弱了中国的出口竞争力。虽然不太可能出现全年赤字,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预测今年的盈余仅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9%,这将是自1995年以来的最小比率。

第二,随着中国央行的微妙宽松举措与美联储(Fed)的收紧政策形成对比,今年人民币与美元资产之间的收益率差距已大幅缩小。由于全球资金向回报率最高的地方流动,相较其它货币,人民币的低利率倾向于降低其吸引力。自2014年以来,美国国债收益率首次短暂高于3%,而中国债券基准在2月达到略低于4%的水平后有所回落。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经济学家陈龙指出,虽然中国的资本管制曾经使跨境利差交易(投资者寻求从利差中获利)难以实施,但这种收益率差异还是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具有高度历史关联性。

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如今对境外投资越来越开放,这种关联性只会增加。然而,今年的多个不寻常因素帮助抑制了人民币进一步贬值。

然而,即便中国相对于美国的收益率溢价收窄,但在截至3月底的一年里,境外投资者增持了近三分之二的中国债券,使持有总量达到创纪录的1.36万亿元人民币,这部分是受到一个影响力较大的全球债券指数决定纳入中国债券的推动。美国公司MSCI将中国内地股票纳入其旗舰新兴市场指数的举措,也引发了资金流入A股市场。

但随着这些一次性因素的影响逐渐消退,人民币面临的不利因素可能再次抬头。这一切都使中国央行愈发成为关注焦点。从2014年到2016年,在美联储收紧政策的背景下,中国央行动用了大约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遏制人民币贬值。

然而,分析师们表示,这一次中国央行很可能会容忍人民币适度走弱。“我没有看到多少依据说明,贸易加权人民币汇率将会长期保持强势,”龙洲经讯的陈龙说,“中国央行无意让本币保持过于强势的状态,因为在某个时刻,市场会意识到它被高估了,然后你就会面临像2015年到2016年那样的波动。”没人预期中国央行将让人民币大幅贬值,因为那可能会再次引发当局曾竭力遏制的资本外逃。但中国当局已经采取一些措施,这些措施很可能使人民币在压力下适度走弱。

在2016年到2017年间努力封堵资本管制的漏洞以后,中国当局重新转向谨慎允许更大规模的资本外流。相关政策包括提高中国居民境外证券组合投资额度,以及放松对外汇远期市场的限制。

除了对人民币汇率的潜在影响以外,中国央行对资本外流的态度更加宽松,将受到外国资产管理公司的欢迎,它们已经等待多年,一直希望能获得更大的机会,在离岸市场投资于中国人民币。

对这些公司而言,中国央行的弹性是一个意外之喜。

(FT中文网,2018.6.4)

人民币强势让中国央行放松管制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PIIE)非常驻高级研究员Mary Lovely和PIIE研究分析员黄子璇在其撰写的《2018·CF40-PIIE联合报告》中发现,与中国出口产品结构的急速变化相比,中国实际的技术水平提高相对缓慢。主要是因为中国出口的高科技制成品大多数源于外企,而且主要来自全资外国公司。

有部分美国研究人员通过分析中国出口产品的结构变化认为,中国出口产品中劳动密集型产品占比飞速下降,计算机和电信设备所占份额急剧上升,这意味着中国的技术实力在飞速提高,对美国的商业和安全利益构成了挑战。但是,Mary Lovely和黄子璇通过全面分析中国的贸易格局,尤其是外资在中国的资产、盈利以及出口等方面的占比发现,与中国出口产品结构的急速变化相比,中国实际的技术水平提高相对缓慢。

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出口的高科技制成品大多数来源于外资企业,而且主要来自全资外国公司。从具体数据来看,自1984年起,对华外商的直接投资就不断上涨,2005年外商独资和中外合资企业占中国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了58%,即使2011-2016年间,外资份额有所下降(2017年新增外资为1310亿美元),但外资流入的绝对值仍不断增加。并且,这种投资的流入与高科技领域的生产“部件”向中国的流入步调一致。尽管中国国内经济取得显著发展,内资企业在高科技产品制造出口中的作用越来越大,但中国高科技制造业及其出口仍然与外商投资活动高度相关,外资企业仍占据主导地位。

中国高科技制造业的外商直接投资

通过对源于外商投资企业的出口份额的分析,报告发现,外资企业仍然是中国大多数高科技制成品出口的来源,而且主要来自全资外国公司。尽管中国国内经济取得显著发展,但中国高科技制造业及其出口仍然与外商投资活动高度相关。

关于中国贸易格局更全面的研究显示,中国本土能力的变化实际上更为缓慢。中国出口中,国内增加值的变化不及总出口量份额变化,这与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位置相符。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外资流入量明显增加。迪恩和洛夫丽(2010)指出,这种投资的流入与生产“部件”向中国的流入步调一致,特别是在高科技领域。同样,中国的进出口份额在1995年至2004年间的变化也类似,这说明中国正在深入参与复杂的全球价值链。这些贸易份额的变化同时伴随着被视为“加工贸易”的贸易平均份额的增长,这种贸易享受了完全用于再出口的进口优惠税收待遇。中国出口的增值产品所包含的国内含量和复杂技术的发展没有单纯的贸易份额所显示的那么迅速。

考夫曼、魏和王(2012)估算了中国出口商品的国内增加值,发现在中国加入WTO之前,其出口制成品中的国内含量份额约为50%,到2007年上升到接近60%。然而,他们也发现那些被认为相对复杂的产品的国内含量较低(2007年约为30%或更低),主要是由于外资企业和加工贸易在这些行业的普遍存在。经合组织的“贸易增加值研究项目”关于2011年出口总额中国内增加值的最新数据:把所有中国出口商品计算在内,国内增加值仅占出口总额的68%。电子和光学设备制造业(与其他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最为接近的部门),出口中的国内含量明显较低,为46%。

外商投资在中国高科技制造业仍然很重要

虽然中国高科技制造业整体上对外资的依赖逐渐减少,但各行业的情况各不相同。结合外资市场准入和国内企业发展的效应,一些行业主要由国内企业主导,而在另一些行业外资的作用却在增大。在五类高科技制造业中,外资和港澳台资企业的作用只有在飞机、航天器以及相关设备的制造业是从很小的基础逐渐增加。出口数据所表明的情况也与上述分析一致。除飞机和航天器及相关设备制造外,其他领域的外国和港澳台投资者的出口份额也有所下降。虽然他们的作用有所减弱,但所占份额仍然很高,特别是在计算机和办公设备制造方面,在2016年出口总额中,外国投资者占48%,港澳台投资者占45%。

外商投资企业主导高新技术出口

就资产和利润而言,出口中的外国份额反映了两股相互竞争的力量。一方面,经济开放以及针对外商的优惠政策使外商直接投资流入高新技术产业,占出口比重较大。如果垂直型外商直接投资的主要目的是根据比较成本来进行生产,那么这种投资大部分都是这种情况。生产的大部分产品都在源国或第三国市场销售(Gu,Awokuse和Yuan,2008)。另一方面,外商投资可能会产生积极的生产溢出效应:本地企业可能通过观察外资企业的出口行为来增加出口(哈达德、哈里森,1993)。这些溢出效应可能是得益于外国公司的先进生产技术、管理和市场营销能力等因素(Gu,Awokuse和Yuan,2008)。此外,外商投资还可能通过技术转移和传播、管理知识、创业技能以及外资企业的劳动力培训来提高当地公司的能力(孙,2001;张、宋,2001)。在使本地公司变得更具竞争力的同时,外资公司的出口份额可能会缩小。

近年来,中国企业在高科技制造业的出口份额迅速上升。2013年至2016年中国企业的份额几乎翻了一倍。尽管内资企业在高科技产品制造出口中的作用越来越大,但外资企业仍占据主导地位。2016年,外资和港澳台资企业在高科技制造业出口中占77%的份额。

外资企业在高科技行业的出口份额下降是由港澳台资企业造成的。2016年,港澳台资在高科技制造业出口中占总额的44%,2013年这一数据是57%。不同的是,外商投资企业的出口份额从2013年的31%略有上升,在2016达到33%。

外商独资企业vs中外合资企业

对华外国直接投资的形式可以分为六个类别:中外合资、中外合作、外商独资、股份制、中外合作开发以及其他。其中中外合资和外商独资企业占比最大,而其他形式占比则很小。外商独资形式对华投资从2000年开始变得大受欢迎,且这一趋势改变了过去的外商独资与中外合资的比例关系。根据可获得的最近数据,2016年外商以独资形式行进的对华投资在全部外商直接投资中的占比为68%,而同一时期的中外合资占比则为24%。

从各种形式的外商在华直接投资的份额和美国在华投资的份额来看,2014年,有79%的资本流入是以全资子公司的形式发生,而这一比例在2001年仅为47%,而外商独资也是美国在华投资的一种主要渠道。

中国政府限制外商在中国某些特别领域的直接投资的形式,不允许外商以独资形式进入这些领域。外商在华投资只能以同中国本土企业合作的形式发生,如合资企业,合作企业或以其他合作伙伴的形式。一些特定领域则要求必须由中资控股。而这种限制也招致很多技术来源国对于不正当技术转让问题的担忧。对此有一点值得关注,2015年和2016年在所有外国直接投资中,外商独资企业的比例有所下滑。从资本流入中国的趋势看,单独从美国流入的资本最早出现了下滑趋势,美国独资企业在华投资比例从2010年开始下降。造成这种下降趋势的原因值得进一步研究。

这些所有权方面的变化对外部销量的影响可以通过观察各种类型企业在出口中的占比大小获得。如上文所述,外资企业对中国高科技制造业的出口发挥着重要作用。从数据来看,外商独资企业的高科技产品出口额超过了合资企业在这一领域的出口份额。值得注意的是,外商独资企业的出口份额始终保持稳定——2002年其比例是55%,而在2013年这一比例仍然接近55%。相反,中外合资企业的出口份额在过去十年里却有所下降。

继续加强相互合作 提高创新能力

中国高科技产品的出口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外国研发与设计,对一些高收入国家创新领域的补充。尽管潜在的贸易纷争部分源自中国在全球高科技价值链中某些特殊领域的迅速发展,在高科技产品上的相互合作提高了全世界消费者的福利水平。中国与全球化生产的深入融合说明这种互补性是强有力的,这一点可以从外资企业,特别是外商独资企业的出口份额不断提高的现象中看到。

中国为提高本土企业生产率与创新能力所做的努力,与其高科技产业资产和利润在国内经济中的份额不断上涨相一致。然而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的出口仍然主要来自外商企业。这些外商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存在说明即使是在一些关键的增长中的市场,如电脑设备、电子产品和电子设备,在中国组装并二次出口的商品中,外国产品的成分依然很高。从亚太经合组织“贸易增加值研究项目”获取的数据中也可以看到,2011年电脑和电子设备出口中中国国内产品的占比略微低于50%。这种贸易和投资流向密不可分的相互关系值得被反复讨论,尤其是在中美两国过去20几年建立起的关系有可能被高科技领域的冲突切断之时。

(华尔街见闻,2018.5.31)

编译、整理:李彦松、王砚峰、张佶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