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靶向药医保报销落地 晚期肺癌患者有望实现长生存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2-07 16:53

“以前针对晚期非小细胞肺癌EGFR基因突变患者只有第一代靶向药纳入医保,而此次调整新纳入第二代和第三代靶向药物,这就好比给肿瘤医生增添了许多新式武器,药物的选择面广了,也不必过多担心患者的经济承受能力。”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肿瘤内科主任医师李峻岭教授介绍 ,这些创新药物各有其独特临床价值,比如首个上市的第二代靶向药物阿法替尼,相比一代靶向药,具有独特的不可逆阻断机制,且作用靶点范围更多,对EGFR常见突变和非经典突变同样显示出更好的疗效。此外,最新发布的第二代与第三代靶向药物治疗顺序的研究GioTag的结果提示,先用第二代、耐药后再用第三代的治疗顺序可让肺癌患者获得更长生存时间。

晚期肺癌患者生存期短,有基因突变的患者更幸运

李峻岭教授介绍,肺癌是世界上最常见的癌症,过去靶向治疗出现前,晚期肺癌患者的选择通常只有化疗和局部放疗,10年前晚期肺癌患者平均总生存期只有8-10个月,而现在很多患者都能活得更长,活得更好,甚至部分患者能够实现带瘤长期生存,这些主要归功于近十年来靶向药物的发展。

“如果说化疗是好人坏人一个也不放过,歼敌一千同时自损八百,那靶向治疗则是只瞄准癌细胞的精准打击,其副作用远小于化疗。所以EGFR突变阳性的肺癌患者可谓是不幸中的万幸,因为他们是适合使用靶向治疗的患者,而且现在医保内针对EGFR突变的靶向药选择范围很广,一代药、二代药可以用于大多数EGFR基因突变阳性患者的初始治疗。“李峻岭教授说。

“先二代,再三代”,或是目前最合理的肺癌靶向药治疗策略

现阶段,肺癌靶向药第一、二、三代接踵而至,针对EGFR基因突变阳性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选择治疗方案时到底该怎样“排兵布阵”?李峻岭教授这样介绍靶向药物选择的策略。

首先,第一代靶向药与靶点结合是可逆的,第二代的结合是不可逆的,对肿瘤细胞生长的抑制力更强。其次,第一代靶向药仅作用一个靶点,第二代作用的靶点比第一代更多,因此第二代靶向药对EGFR常见突变患者疗效更好,同时对EGFR非经典突变的疗效也显著优于一代。虽然第三代靶向药与靶点结合也是不可逆的,但是它目前针对的是一代或者二代耐药之后发生T790M突变的患者。这些靶向药物的不良反应相比化疗都轻微可控,使患者不但活得更长,而且活得更好。

李峻岭教授解释说,鉴于第二代靶向药物的众多优势,针对EGFR基因突变的晚期肺癌患者选择初始治疗时,需要为之后每一步治疗通盘考虑,尽可能延长患者每一段的治疗时间,比如初始治疗选择第二代靶向药,一旦发生耐药后仍有选择第三代靶向药的机会。

最新真实世界研究数据也证实,EGFR突变的晚期肺癌患者将第二代靶向药作为初始治疗,耐药后出现T790M突变的患者再接受第三代靶向药后续治疗,可获得更长的生存时间。该研究中纳入的亚洲患者持续治疗时间接近4年。

李峻岭教授最后强调,“先二代,再三代”,或是目前最合理的肺癌靶向药治疗策略,对于药物的使用,患者和家属仍然必须听从专业医生的建议。(高奕楠)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